小鸡宝盒最新永久破解版

翌日,阳光明媚。

苏辰睡到了大中午才起床,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,发现身边的萧雨诗还没睡醒。

熟睡状态下的萧雨诗,神容宁静甜美,美的没有真实感,好像是从游戏CG中走出来的精灵女王一样,浑身皮肤洁白无瑕,即便是躺着,傲人的身材轮廓也展露无遗。

苏辰咽了咽口水,双手又很不老实的攀了上去。

“主人,门外抓到一名刺客。”

紫夭夭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。

苏辰刚提起的兴致顿时被打消。

穿上衣服,苏辰走出门外,疑惑问道:“刺客?这胆子也太大了。

苏府之中,现在有苏辰、萧雨诗、孔灵萱、沐香雪、童丽仙,岩浆兽六大轮海境强者,还有喵喵这个轮海境的黄泉灵猫,这股力量如果力发挥的话,恐怕就连孔妙音都无从阻挡,整个东篱海域找不出第二处比苏府还要固若金汤的地方了。

来他的地盘挑事,是出门没看黄历嘛?

“带我去瞧瞧是哪个刺客如此胆大包天。”苏辰说道。

紫夭夭立刻上前带路,不一会儿,苏辰就看到了那个被岩浆虎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刺客。

让人心动的可爱女孩

“徐苍蓝?”

苏辰愣了愣,这不是苍蓝之主徐苍蓝嘛。

徐苍蓝看到苏辰,顿时露出一副尴尬窘迫的表情:“苏辰兄,误会啊,我不是什么刺客,我是特意上门来拜访的。”

“胡说,上门拜访哪有翻墙进来的。”紫夭夭立刻呵斥道。

徐苍蓝满脸苦涩:“我那是害怕被拒之门外。”

苏辰汗颜不已。

他挥了挥手,对岩浆虎说道:“放了他吧。”

“吼!”

岩浆虎一爪子将徐苍蓝拍开,回窝睡觉去了。

徐苍蓝连忙整理衣衫,对苏辰躬身道:“苍蓝见过苏辰兄,当初圣域一别,苍蓝发愤图强,只想追赶上苏兄的脚步,然而时过境迁,却发现苍蓝与苏兄的差距越来越大,很是惭愧啊。”

“大老远过来,就为了告诉我这个?”苏辰没好气道。

徐苍蓝连忙摇了摇头:“苏兄可还记得当日我们定下的三年之约。”

苏辰想起来了,当初他还打算利用徐苍蓝,姜不凡,李玄几人对付圣天宗的神秘人,不过后来计划有变,圣天宗的魏卓太过强大,苏辰只能用金蝉脱壳的方法摆脱了那次危机。

不过当时徐苍蓝他们三人也并未出现在北玄大陆啊。

估计是因为知道苏辰实力进步神速,不敢来挑战了吧。

“怎么,现在想来挑战嘛?”苏辰呵呵笑道。

徐苍蓝身躯一颤,吓得不轻,连忙躬身道:“不敢不敢,苏兄现在可是孔雀明王身边的大红人,苍蓝哪敢挑战苏兄,这次前来,是腆着脸想来求苏兄帮个忙。”

苏辰愣了愣,原来外界都是这样看他的嘛?

也罢,至少在孔妙音的光环之下,苏辰不至于太过高调。

“先说说看,想让我帮什么忙。”

徐苍蓝热泪盈眶的说道:“我的妻子身中奇毒,寻遍了东篱海域的名医都无法医治,现在已经到了弥留之际,我想求情苏兄,带我去面见孔雀明王,寻求孔雀明王的帮助。”

呃,这家伙居然结婚了?

“叮,发布今日任务:治疗徐苍蓝之妻,完成任务奖励五十万技能点。”

突如其来的系统提示,让苏辰顿时乐了。

系统今天终于做人了,总算是发布了一个能看的任务。

上个月的技能点贷款苏辰虽然还清了,但这个月还有三百万要还,虽然还有十几天时间,但苏辰还是得尽快把技能点凑够了才行。

虽然有修炼功法退还技能点这条BUG捷径可走,但王级功法毕竟不多,东篱海域又不是圣地,找不到那么多的优质功法可以修炼,有任务做的情况下,还是靠任务赚取技能点最为合适,毕竟任务次数累计十次之后,还有机会获得大转盘抽奖。

苏辰故作沉吟了片刻,道:“妻子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就在万妖城内,一家客栈中。”徐苍蓝急忙说道。

“先带我去看看,如果我也搞不定的话,那我再带去见孔雀明王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,多谢苏兄!我这就带路。”

“等会。”

苏辰对紫夭夭说道:“去把沐香雪叫来。”

治病的话,苏辰虽然在行,但比其沐香雪的特殊净化血液来说,还是差了一筹,有沐香雪的血液,不管是中了什么毒,基本上都可以根治。

紫夭夭点了点头,很快她就把沐香雪领了过来,此时沐香雪还一脸睡意惺忪的模样。

“这都快下午了,还没睡醒?这侍女当的比我这老爷还舒服啊。”苏辰没好气的说道。

沐香雪撅着小嘴说道:“我早上可是去过主人房间的,但是门锁着进不去,这可不能怪我。”

呃……

苏辰当即不再多说什么,让徐苍蓝直接带路。

很快,三人就来到了城内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栈中。

苏辰疑惑道:“居然住这么小的客栈,这可不是苍蓝之主的派头啊。”

徐苍蓝笑容苦涩道:“为了给小娟治疗,苍蓝已经倾家荡产,负债累累了。”

有这事?

看不出来这徐苍蓝还是个痴心的汉子。

进入客栈,来到二楼一件阴暗的小客房中,苏辰只见一个面容枯槁的女子躺在床上,她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,五官还算标致,但在病痛的折磨下,整个人的气息显得非常颓败,就如同即将凋零的花朵一样,已经彻底蔫坏了。

她的皮肤苍白而干枯,头发稀疏,心跳无比急促,十指泛黑,的确是中毒的迹象。

而且不是一般的毒,至少以苏辰药神级别的炼药师等级,都很难第一时间看出这是何种毒素。

苏辰也不废话,当即走上前去,一手按住少女的额头,将神念笼罩到她的识海之中,散发到身各处,追踪毒素的痕迹。

徐苍蓝说道:“小娟是我七年前去武极国云游时,从一个奴隶拍卖场里买下的妖族奴隶,当时买下她的时候,她身上就已经中了此毒,我一直在四处寻找名医帮她治疗,然而都不见成效,直到数个月前,小娟毒发的次数开始增多,半个月前彻底陷入昏迷之中。”